TOP

实战化的战斗精神
2016-06-07 10:50:50 来源: 作者: 【 】 浏览:182次 评论:0
《新形势下国防和军队实战化系列丛书:实战化的战斗精神》:
  这种士气主要源于对指挥员品格和组织指挥能力的信任,部属只要相信上级,就会信心十足地、执着地执行命令指示。相反,“将帅无能,累死三军”,部队士气必然低下。正确指挥本身甚至比战斗动员的作用还大,它可以增强参战者对指挥员的信任,增强对战胜敌人的信心,从而鼓舞士气,提高战斗力。对此,法国的比若指出,保持士兵的勇气的最好办法之一,是军官在战斗各个阶段的出色行动。在艰苦的长征中,前有拦击之敌,后有穷追之兵,天上有敌机侦察和轰炸,将士食不果腹、衣不蔽体,还要面对恶劣自然环境的考验,如果红军官兵没有对党中央、对毛泽东同志的无比信任,是不可能取得长征胜利的,更不会有“四渡赤水”这样的经典战例。需要指出的是,无论哪一级指挥员,这种信任效应都是存在的。在现代战争中,小编组作战单位独立执行任务的机会较多,更需要重视中下级指挥员在激励士气方面的信任效应问题。
  情感效应。指挥员的爱兵情感最能激发战斗精神。人是社会的人,在人际关系方面,“将心比心”“知恩图报”等伦理思维,对人的行为理念和行为方式有着重要影响。尤其在中国,传统的“士为知己者死”思想深植于民族文化与传统之中。指挥员关心体恤部属,就很容易激起与下属情感的共鸣,形成上下一心、同仇敌忾的局面,起到鼓舞军心士气的作用。所谓“师克在和”,指的就是这种情感效应发挥作用所营造的内部高度团结对作战胜利的重要作用。我国古代兵家都要求将领爱兵恤士,相关论述颇丰。为将“五德”,就特别强调“仁”。《孙子兵法·地形》中指出:“视卒为婴儿,故可与之赴深谿;视卒如爱子,故可与之俱死。”《百战奇略·爱战》说:“凡与敌战,士卒宁进死而不退生者,皆将恩惠使然也。三军知在上之人爱我如子之至,则我之爱上也如父之极。故陷危亡之地,而无不愿死以报上德。”随着文明的进步,现代军队更加强调以人为本,在激励士气方面比较注重情感效应的运用。我军条令条例尤其是政治工作方面的法规制度,对干部知兵爱兵有明确要求。《美国陆军军官指南》也指出:军官必须关心下级和士兵,“了解他们的才能、训练情况和品德,了解他们的债务情况、家庭情况、健康情况,各种习惯和弱点,也了解你能期望他们每个人做些什么”,“军官必须关心下级的个人幸福。它包括的内容很多,如关心士兵的生活,解除士兵的忧虑,帮助士兵解决困难等”。
  示范效应。指挥员的言行表现直接影响士气。可暗示性和模仿性,是人的普遍心理品质。在这个“示范效应力场”中,领导的示范效应系数最大。军队组织方式的特殊性,决定了各级指挥员在士气激励上具有很强的示范效应和暗示影响。特别在关键时刻,指挥员的举动、表情,会无形中影响部属的心理:指挥员坚定沉着,有信心完成任务,有把握打胜仗,部属就会积极、勇敢、冷静,充满完成任务的信心;指挥员犹豫不决,紧张恐惧,部属也就容易惊慌失措,动摇退却。我国古代兵家对此就有深刻的认识,《战国策》说:“将军有死之心,而士卒无生之气。”《将苑·厉士》云:“先之以身,后之以人,则士无不勇矣。”《六韬·龙韬》指出:“将不勇,则三军不锐;将不智,则三军大疑。”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实战化的军校教育 下一篇鹰胆鸽魂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国防历史